投期刊-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儒家哲学思想论文3000字_儒家哲学思想毕业论文范文模板

发布时间:2020-06-24 14:11

  导读:儒家哲学思想论文如何写作?不管是毕业生还是对于很多的职业学者来说,基本上都是需要进行撰写论文的,而不同的论文写作方式也都是不同的,所以想要写好自己专业的论文,怎么能少了参考相关的文献资料呢?本论文分类为社会哲学论文,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几篇儒家哲学思想论文范文供大家参考。


  儒家哲学思想论文3000字(一):儒家哲学思想对当代管理的启示论文


  摘要:一直以来,儒家思想都是我国教育、管理以及治国的主流思想,是我国文化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具有治国安民、抚慰人心的作用,特别是儒家的管理哲学,它是儒家文化的重要分支,它对于管理的深刻认识帮助君王完成人心的统治,从而达到政治力量的巩固,使其在历史中的存在价值与意义达到最大化。儒家哲学充分的肯定“人”在管理中的重要地位,认为管理的本质在于“修己安人”,这种思想几千年来对于我国的管理思想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在今天仍然发挥着积极作用,本文将从儒家管理哲学的思想特征入手,浅谈儒家哲学思想对于当代管理的启示。


  关键词:儒家思想;管理哲学;当代管理;启示


  道德思想不仅仅是儒家哲学的精髓,更是我国哲学的核心构成部分,对我国的道德哲学思想进行整体的脉络梳理,不难发现其中蕴含着精辟而深远的管理思想。几千年来,以封建帝王为上层领导的人力资源链中,这一思想发挥着极其重要的和谐作用。在当代,社会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但是儒家的管理哲学思想依然对于当代的管理思想有着新的指导价值,同时,对于儒家管理哲学与当代管理进行深入研究也是我们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经济发展之间关系的重要切入点。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者以及企业管理者越发意识到儒家管理哲学对于国家经济腾飞、企业发展的重要性,不斷的在管理实践中探索“和与争”、“群与分”、“义与利”的辩证关系,不断的萃取儒家管理哲学中的精髓思想,让其在现代管理中继续发光发热,让新旧管理思想充分融合,以期在不断的碰撞、交流中产生更高的价值,而这种对于儒家管理哲学的古为今用、不断创新的探索,无疑是开拓了传统的儒家哲学思想与现代管理文化相互磨合发展的双赢局面。


  1儒家管理思想的特征


  1.“以人为本”为核心理念


  “以人为本”的管理思想占据着儒家管理哲学的核心地位。儒家思想是仁学的思想,在仁学的基础上衍生出了“爱人贵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等管理理念,是“以人为本”管理理念的重要凸显,儒家的管理之道认为管理是为了提高人的精神内涵和修养层次。任何的管理,回到最根本的问题便是个人的自我约束和自我发展问题,所以,儒家的管理哲学的核心部分是“人”。儒家的一切管理活动都是围绕这个核心思想来开展的。儒家的“仁”和“恕”正是儒家管理哲学中对于沟通的最好定义,“政者,正也”,明确的指出,在位者必须要以身作则,带好头,直接揭示了领导核心凝聚力的源头,而这也是儒家哲学思想中所昭示的社会管理活动中个人对于社会责任的深入认知。


  2.“道德教化”为首要任务


  儒家文化自从产生以来就以先进的思想理念受到封建君主的重视,受儒家思想的深刻影响,封建君主在治理国家、处理君臣关系、君民关系的时候,时刻的强调施行“仁政”,尤其是在汉武帝时期,他提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文化、得到空前的发展和繁荣,上至君主治国,下至民众教子,儒家思想可谓渗透到生活的各角落,让中国的传统文化与儒家文化产生了密不可分的联系。“道德教化”、“德治思想”在儒家思想中一直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从宏观的角度来说,认为儒家文化是道德文化也是可以理解的。孔子和孟子的“德治”有两方面的含义,第一,在位者在制定一系列的政治措施的时候,要时刻想到子民,要以“爱民”、“富民”、“保民”为施政原则。第二,要“以德服民”,切不可暴政,在位者必须要有高尚的品德,以身作则,用自身高洁的品质来影响臣子和民众,尤其是孔子,认为儒家管理哲学中治国思想的根本是“为政以德”。在此基础上,衍生出后来的“重民思想”、“教化思想”、“德本思想”等儒家经典管理理论。


  3.“正己正人”的管理途径


  儒家管理中讲究“正人先正己”,“以身作则”。儒家的管理文化中将“人”放在管理的的核心地位,可见“修身”对于儒家思想的重要性,在儒家文化中,个人的自我境界提升与道德构建是终生追求的目标。“修身”是儒家文化形成的根基,也是儒家管理哲学的基础,它与“道德教化”理论可谓是一个相互影响的双向模式,在位者以及领导层的自我“修身”是中心,而下面的民众阶级臣服于统治者的德行,以其作为榜样,并且服从其“道德教化”,它是上层阶级“修身”的效果体现。儒学的管理思想是一种“大治”的思想,其目标是天下大同,因此,想要实现目标,就必须要修己安人、以礼治国。儒家文化中强调人性的可塑性,而要实现人性的塑造,最为快捷有效的途径就是“正人先正己”,在位者想要治理好国家,让臣民服从于统治,就必须想让自身成为国家和臣民的榜样标杆,以自身的德行对其他人的德行循循善诱,才能让统治更为稳固和长久。这一思想不仅仅对于古代君主治国产生积极的思想引导,对于传统价值观、品格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2儒家哲学思想对当代管理的启示


  1.坚持“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


  “以人为本”的思想是儒家管理哲学的核心理论。“以人为本”的价值观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以民为本”,将人民的需求、福利作为管理的基本出发点,在封建时期,上层管理阶级就已经将人本思想作为稳定统治的一种管理手段,是关心民生、关注人民利益的政治体现。几千年来,中国都十分注重人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儒家哲学更是将构建和谐社会作为儒学的目标,在儒家的管理哲学中同样重视人的作用,尊重人、爱护人、关心人,认为人是管理哲学中的第一重要因素,而在现代管理实践中,首先要解决的便是管理与发展问题,管理目标与个人发展的问题,儒家管理哲学中的“以人为本”理念正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钥匙,坚持儒家管理哲学中的人本思想是现代管理走向科学化、人性化的唯一捷径。


  2.贯彻“正人先正己”的管理原则


  “正人先正已”的管理思想不论是从理论还是实践来说,对于现代管理都具有深远的指导作用。儒家的管理哲学是以“人“为根本,以”仁“为标准,讲究个人的德行修养,是一种极富人性魅力的哲学理论和政治理论。儒家管理哲学中还极为重视人际关系的处理,并且以根据人际交往提出了相应的准则,也就是儒家哲学中的”修己安人“理论,它要求上层管理阶级必须是想蹭阶级学习的楷模,必须有高洁的道德品质,而封建君主必须有”仁心“,才能得到臣子和民众的信服。在现在管理实践中,不论是企业还是国家,领导阶层必须做到以身作则,用高尚的品格和德行施行管理;儒家的管理哲学中还要求在管理者必须要“慎思”、“明辨”、“笃行”,时刻反省,用自身的德行来影响团队,这在现代管理实践中依然具有深远的执行意义。


  3.提倡“和为贵”的管理风气


  “和谐”的思想不仅仅是儒家文化的核心思想,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内容,我国几千年来讲求的是“和气生财”、“家和万事兴”的观念,这也一直是中国人的行事准则,可见,在儒家哲学中,“和”是事物发展的最理想境界,亦是儒家哲学管理中追求的最终目标。深受儒家管理哲学的影响,目前,我国的管理阶层一直致力于构建和谐社会,不论是国家管理还是企业管理中,领导阶级都在“以人为本”的基础上,尊重基层群众的意见,解决基层群众的困难,重视基层群众的个人发展,不断的努力,试图构建和谐的经济、文化发展局势。


  作者简介:丁永强(1980-),男,汉族,甘肃临洮人,公务员,北京市石景山区人力社保局、中国人民大学在职研究生班。研究方向:管理哲学。


  儒家哲学思想毕业论文范文模板(二):浅谈儒家哲学思想在书法艺术中的体现论文


  摘要:传统文化之一脉的中国书法艺术深受儒道两家的影响,儒家思想所倡导的“中庸”、“和谐”对书法之“技”的渲染,具有深刻的意义。从用笔、结构、章法的虚实相谐;阳刚、阴柔两种风格的形式,刚柔互济;创作的思想境界,文质相谐等方面来阐述“中和”之美在书法中的积极作用。


  关键词:中庸和谐虚实刚柔文质


  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竞相争鸣,出现了历史上少有的思想活跃的学术气氛,流风所至,遍及四野。作为传统文化之一脉的书法艺术,也沐浴其中,对其影响最为深远的莫过于儒道二家。即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和以老庄为代表的道家哲学。本文侧重探讨书法中体现出来的儒家思想。


  儒家哲学中有个重要的内容,那就是对“中庸”、“和谐”的强调。古人在观察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一切事物的变化运动中,便已认识到事物存在的两个方面:“对立”与“统一”,认识到这对矛盾只有在相互依存中才能生存和发展;只有保持一种和谐和统一的相对平衡时,事物才能顺利地运动和变化。孔子说:“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1]“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2]由此可见所谓“中”,即矛盾的双方没有“过”与“不及”,不偏不倚,恰到好处,它们相互平衡,双方都在一定的限度内发展,相互保持着一种和谐的状态,这种“中”并不是折衷主义。这种观点落实到艺术方面,便是要求矛盾双方必须合乎规律,合乎法度,“和谐”便是这种“度”的动态平衡,“度”是衡量美的客观标准,在这个“度”里动荡变化,便为“美”,超过了这个“度”,便转化为丑了。


  仅从字面理解,书法的“法”即是“度”,对度的合理把握,便是对法的正确理解。书法艺术中的“中和”美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从形式构成来看——虚实相谐


  就书法艺术而言,形式构成主要是以文字为载体,以线条为媒介,以结构和章法为形象,通过墨色变化,情理挥洒,从而显示一种富有韵味的形式美感。书法艺术的形式美感的实现以处处体现着虚实的和谐。“虚”者,空中楼阁,随意构成,无影无踪之谓也;“实”者,不假造作有根有据之谓也。“虚”与“实”构成了一对相辅相成的矛盾统一体,通过有无、轻重、密疏、黑白等对比手法造成一种含蓄的意境和生动富有变化的气氛。


  从笔法来看,有笔重处为实,虚处为轻;点画处为实,空白处为虚;具形质处为实,是情性处为虚。《书谱》云:“楷书以点画为形质,使转为性情,草书以使转为形质,点画为性情。”[3]因而写楷书时点画要沉着,笔画要圆转,于静中富动,虚中存实。朱和羹谓:“作行草最贵虚实并见,笔不虚则欠圆活,笔不实则欠沉着;专用虚笔,近似油滑;仅用实笔,而形滞笨。虚实并见,书家秘法,妙在能合,神在能离,离合之间,神妙出矣。”[4]


  运笔时贵有提按,有提按则有轻重,有起伏,有肥瘦,有虚实;用笔重处正须虚提,用笔虚处正须实按;所谓按中有提,提中有按;运笔又贵有擒纵,有擒纵则有收放,有伸缩,有开合,当收不收,则为泛散,当放不放,则为拥塞。方圆兼用,藏露并施。方求厚重,圆具凝练;藏锋则幽若深远,露锋则焕若神明。


  就结构而言,亦须虚实得法。凡笔画密处为实,疏处为虚;留白处为虚,笔墨处为实;主笔为实,次笔为虚;结构繁复,笔画偏多者,用笔宜瘦,瘦令其疏;结构简单,笔画居少,用笔宜重,重令其密,如是则体态匀称,通篇协调。但也可破格,所谓“密不透风,疏可走马”。总之,结构之虚实变化全在黑自处理关系上。字虽由点画组成,但点画的留白处也是字的组成部分,“知其黑,守其白”大抵实处之妙,皆由虚处而生。


  就章法而言,疏密、虚实的变化就更为玄妙。如果说单个结构为小章法,则大章法蕴含了作品其他种种内容:点画、结构、字距、行距、正文、落款、印章等等。大章法通过各种形式的对比组合成一个有机而统一的生命体,这个形式虽然限制在一定的框架内,但在这空间内却变化万千,体现着力的回旋,充满着韵的节奏。章法一般有三种形式构成:字距、行距相等,以楷、隶、篆为主;字距不等而行距相等,以行书居多;字距、行距均不等,以草书为主。不论哪种形式,虚实、疏密是构成章法的重要表现方法,章法之布局,贵在得势,密不嫌迫塞,疏不嫌空松,增之不得,减之不当。


  二、从风格的形式來看——刚柔并济


  风格的形成是一个复杂的长期的蜕变过程,是主客观相互融和一致的产物,只有当形式与内容处于一种亲切的和谐状态中时,才能产生风格。各类风格林林总总,有多种说法,但可概括为两大类:阳刚和阴柔两种类型。阳刚具有壮美特征,阴柔具有优美的特征,两者之美可以结合,但必有所偏胜;两者的完美结合,便是艺术的完美体现。


  阳刚具有壮美,阴柔具有优美。凡壮美之书:古质、雄强、豪放、奇险、厚重、痛快,富有气势;优美之书:飘逸、妍媚、精丽、平和、沉着、隽永、富有情韵。阮元在《南北书派论》中提出,北派是“中原古法,拘谨拙陋,长于碑榜”,南派乃“江左风流,疏放妍妙,长于尺牍”。梁启超认为北派书法“道健雄浑,峻峭方整”,而南派书风“秀逸摇曳,含蓄潇洒”。遍览历代书家,无不以刚柔并济为尚,一生致力于这种理想的追求,但由于受环境、个人气质、师承等等因素的限制,两者总不能尽美,必是有所偏颇,偏于壮美者,须求阴柔之美;长于优美者,必求阳刚之气。否则,壮美失于粗疏,优美失于柔弱,便是对“中和美”的破坏。


  盛唐气派,反映的书法上,便是把“法”与“性”的追求推向极致。极奇怪的是,严谨的“法”以及抒情的“性”一楷书、一草书,在这一时代里,均达到登峰造极之境,后世难以望其项背。虞世南的楷书虽不外耀锋芒而筋骨内含,气润色秀,意和笔调,外柔内刚,觉着遒媚,是较典型的阴柔之美,欧阳询的楷书清遒劲健,险劲刻厉,法度严谨,用笔外方,用意内圆,威而不猛,险而能和;褚遂良的楷书古雅精丽,貌柔意刚,以姿态取胜;颜真卿的楷书雄浑博大,质朴自然;柳公权的楷书笔力道劲,姿态雅正,以骨力见胜;张旭、怀素的狂草,点线如惊蛇人草,飞鸟穿林,然用笔来龙去脉,笔笔不爽。以上诸家,风格虽有千差万别,但“法”与“性”的追求,总合“中和”之美。


  三、从创作理想境界看——文质相谐


  孔子认为,完美的艺术应“尽善尽美”,完美的人应“文质彬彬”。在这里“美”与“文”是形式、现象;“美”与“质”是内容、本质。形式与内容只有高度的统一,方为完美的艺术与完美的人。“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1]这是儒家倡的完美境界,而落实到实际上,是很难做到的。孔子后来者从文与质的区别中更看到质的决定作用,如《淮南鸿烈·本经训》谓:“必有其质,乃为之文。”因而更强调“质”的一面,这种审美特性,对我国书学产生了很大影响。王羲之《用笔赋》中所推崇的“藏骨抱筋,含文包质”,黄庭坚所提倡的“笔中有物”,王僧虔《笔意赞》所赞扬的“骨丰肉润”等都是一种文质相谐之美。


  在书法艺术中,所谓“文”,主要是指“外形式”,即点画、结构、章法上的形态变化;所谓“质”主要是指“内形式”,即用笔的质感、力度、韵律等。“质”感的实现主要是通过用笔的“涩”来体现。“涩”表现一种富有韵律、凝重、力度和墨色变化的质地美。“涩”通常有三种表现方法:一是“动荡”的笔法,即在运笔过程中采用较大幅度的提按、摆动等动作,产生一种姿态横生的笔调,典型者如黄庭坚的书。二是迟滞的笔法,即在运笔时,凝神静思,收视反听,使毫摄墨,逆势涩进,使笔毫在每一点画的中线上有韵律地不断微微按顿挫着前进,这样笔心自然揉入画中,水墨深入纸背,用笔虽涩,而点画仍挺拔流动,无凝滞之势,具凝练的笔调,如康南海的书法。三是“疾涩”的笔法,即运笔以中锋为主,以疾迅的笔势,使锋面与纸面产生一种相争、对抗、摩擦、如颜真卿行书《祭侄文稿》。“涩”要出于自然,忌于造作。富有韵律质感的线条与丰富多彩的“文”配合得当,便是艺术的四、结论以上,我们从形式的构成、风格的形式、創作的境界等方面简单阐述书法中所体现的儒家美学思想——“中和之美”。但是,我们也应清楚地认识到书法并不是纯粹的“技”。它的最终追求是“道”的实现,如何由“技”及“道”,从儒家哲学的角度来解释便明显地存在不足。如儒家要求把各种对立的因素和谐统一,这种要求避免矛盾的激化而引起统一体破坏的哲学思想也有其保守的一面,儒家强调情感和谐的节制,在一定程度上又束缚了人类个性的自由发展;儒家重视法度、规矩,在一定的情况下又限制了人们的自由创造。这些不足,幸好为道家哲学所补,老庄哲学强调“无为而治,倡导天然之美”,推崇个性的解放、情感的自由抒发、想象的无拘无束,正从另一个侧面丰富了书法的内涵。


  作者简介:黄建福(黄健),1970年出生,福建安溪人。

100%安全可靠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