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期刊-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冰心儿童文学论文3300字_冰心儿童文学毕业论文范文模板

发布时间:2020-11-19 13:15

  冰心儿童文学论文3300字(一):冰心散文对儿童文学创作的启示论文


  摘要:冰心是我国著名的现代文学作家,她笔下的文章温柔、纯净,是儿童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本文主要对冰心散文的创作理念、创作主题以及创作视角进行分析,总结冰心散文对儿童文学创作的启示。


  关键词:冰心散文;儿童文学;启示


  作者简介:冯敏洁(1980.9-),女,汉族,广西柳州人,讲师,研究方向:儿童文学、文学教育。


  [中图分类号]:I206[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20)-05-0-02


  一、冰心其人


  冰心,原名谢婉莹,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的重要作家,尤其擅长儿童文学的创作[1]。在中国儿童文学史上,她与叶圣陶同样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被称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开拓者之一。自1923年的《寄小读者》开始,冰心将自己的笔端放置于儿童身上,用自己的文字温柔孩童的心灵,讲述一个又一个温柔的故事。《我们把春天吵醒了》《小桔灯》,那一篇篇温纯、纯洁的文字,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少年儿童[2]。


  二、冰心散文对儿童文学创作的影响


  (一)创作理念


  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消费主义文化逐渐影响到文学市场,儿童文学中也开始裹挟消费主义大众文化。逐渐被物欲化的儿童文学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儿童文学中的干净与责任。现在有许多儿童文学作品中蕴含大量诙谐的对话场景,过度追求娱乐反而失去了原本的责任与深意,用浅显的快乐取代了原本的人文意蕴,也失去了儿童文学作品的真诚与温柔。


  冰心的散文中始终保持着最真诚的创作态度,她曾经在《寄小读者》中说“不造作,不矜持,说我心中所要说的话。”冰心一直坚持坦然真诚的创作理念,她用自己的文字与读者进行一次又一次温柔、坦诚的对话。有人评价冰心说,她的文字天然、纯净,总是用最简单、淳朴的文字来讲述故事,而这些又刚好是最能够触动心底最纤细的部分,能够达到最真诚的沟通[3]。冰心曾经在《山中杂记》中,通过描述小鸟的成长经历,来比喻孩子与父母之间的关系,通过动物化拟人的方式来讲述最纯真的故事,文字间充满浓浓的感情,借用儿童们喜欢的小鸟来讲述亲情的故事,让儿童们在阅读中感受到责任与深情;冰心的散文往往表达的是最直接的情感,她用文字过滤掉一个又一个大道理,而是用最简单的文字、最直白的表述与儿童们直接对话。《寄小读者》中冰心用最直接的文字讲述了离别前孩童对母亲的依恋与不舍,没有过多的情感渲染,但是从孩童的角度直抒依恋反而是最能够打动人的最真诚的情感。儿童文学作品中并不需要有多么深厚的文字功底,也不需要有很多修饰与笔墨,只是要从儿童的视角用最真诚的文字讲述出来,教育儿童要学会给身边带去快乐,教会他们温柔与良善,温暖纯良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祝愿,而是可以用温柔教育。


  冰心坚持真诚的创作理念,用人文关怀直面人性,用最简单、最直白的言语讲述人间温柔,情感充沛,而且也直接引导儿童朝向温柔、良善成长,正向引导了儿童的价值取向。但是现在的一些儿童文学却深受市场消费主义的影响,过度追求利润而放弃了责任与人性主义,过度追求所谓的幽默,甚至将一些低俗的文字写入儿童读物之中,丧失了最基本的文字底线,直接给儿童成长带了巨大的反面影响。因此,冰心散文启示儿童文学创作要坚持真诚的温柔,要坚持人文关怀,用崇高的人性关怀来与儿童进行一次真诚的对话。


  (二)创作主题


  文学作品的创作主题其实就是文学作品要表达的意识形态,也是文字的灵魂。但是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和新媒体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现在社会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很多时候文字上也充满了各种喧嚣吵闹,追求所谓的快速阅读,部分儿童文学作品舍弃了人文启蒙的精神,而是最简单肤浅的文字讲述所谓的幽默。特别是一些动物类型的故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部分动物都已经被定性,根据动物的外貌来给动物下定义,强壮的动物一定的邪恶的,弱小的动物一定是软弱的。大部分的文学作品都在讲述惩恶扬善、强势欺负弱小的故事,似乎故事里一定要有一方是干脆的恶,这样整个故事才能够进行下去。但是这种类型的文字其实已经失去了儿童文学的温情与良善。暴力文学并没有告诉儿童应该如何去分辨善恶,而是单纯的讲述善恶的故事,并不能够真正对儿童进行教育。


  冰心的散文则是反复歌颂“爱”,用“爱”的主题讲述一个又一个温暖的故事,从人性的单纯与美好来讲述爱。比如《寄小读者》中,她就通过描述美好的风景来表达自己的亲情、友情的怀念,并没有过多的描述,也没有狗血的故事渲染,而是用美好来讲述美好,并不是所有的情感都需要相反的一面来衬托,在儿童的内心,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给儿童讲故事也应该是用美来讲述,这样才能够让儿童看到更多美好的事物,让他们理念爱是最美好的,无论是亲情还是友情都是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应该珍惜,用美好来保存与怀念;在《小桔灯》中,冰心讲述了一个天真乐观的小姑娘的故事,虽然她的生活中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是面对陌生人,她依然愿意释放自己的善意,用小桔灯为他人驱散黑暗,送去溫暖。这份美好也让陌生人感受到了“爱”与“被爱”,让陌生人带着感激奔赴前方。冰心的文字总是温柔,没有激烈与冲击,用真诚与爱讲述故事。但是当前的部分儿童文学却失去了正确的创作主题,失去了干净与单纯,选择了错位的情感表达,讲述了错误的故事,也失去了正确的价值引导。儿童文学最应该坚持的是温柔与和谐,用爱来讲述爱的故事,用温柔教育温柔[4]。


  (三)创造视角


  创作视角是文学作品的价值立场,也是文学作品重要的情感表达。儿童文学作品应该坚持平等的创作视角,坚持儿童本位观,而不是将成年人的价值观强制加诸于儿童的身上,让儿童被迫接受,用成人的价值理念强制介入儿童的世界。但是现在大部分儿童文学确实是直接的价值压迫,习惯了占据道德制高点,进行道德灌输,当代文学作品中充斥了各种道德教化、价值灌输。


  儿童文学作品应该坚持平等的创造视角,从儿童的感知与视角来描写。冰心的散文坚持平等的写作角度,她曾经说过:“不要把孩子看成傻子,作者因当同他们平起平坐,你尊重他们,他们就尊重你[5]。”冰心也将这句话践行于她的儿童文学作品之中,她在自己的文学中真诚地讲述自己的生活,她从来没有将自己放在一个成人的视角上俯视儿童,而始终是与儿童平等地对视。《“面人郎”访问记》是其中的典型,这部作品虽然讲述的是一个认知的故事,但是却很好地规避了说教,而是直接用对比的形式,将故事讲述出来,抽象的思想只是在人物之上体现,并没有站在成人的角度,使用高高在上的说教的方式来让儿童接受所谓的大道理,而是直接用对比的方式讲述故事,符合儿童的认知规律,站在儿童的视角上讲述儿童所能够理解与接受的故事。冰心尊重儿童的天性,她的作品充满了想象,使用最简单的文字,让儿童能够理解。而且是以儿童的视角讲述故事,童真类的语言使得故事更加生动,符合儿童的阅读习惯和认知水平,因此也更容易被儿童所接受。除此之外,冰心的作品中常常用最简单的文字讲述身边的情感,用潜移默化的形式让儿童接受,逐步提高儿童的审美水平。因此,儿童文学创作应该学会从儿童的视角来进行创作,站在平等的视角上,儿童有自己的独立的思考的能力,俯视并不能够得到认可,尊重儿童同样也会被她们所接受。


  综上所述,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现代社会的快速生活以及各种消费主义文化的渗透,现代儿童文学作品的价值取向出现了偏移,部分儿童文学作品已经失去了最初的人文关怀,过度地追求经济效益、市场效益促使他们失去了最初的价值信仰,用浅显的幽默以及过度的说教敷衍儿童。冰心的散文从真诚的创作理念、爱的创作主题以及平等的创作视角来与儿童进行对话,这样的文字与故事才更加具有力量,用爱书写爱,用温柔教育温柔,用真诚的对话来获取对应的尊重与接受正是冰心散文最大的魅力,也是当代儿童文学创作最应该学习的关键,要学会从儿童的角度看世界,用平等的态度与他们对话,用温柔与爱讲述真诚,这样的故事能够给儿童带去正向的价值引导,具有强大的精神力量。


  冰心儿童文学毕业论文范文模板(二):冰心儿童文学经典的现实意义与价值论文


  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与科技全球化的推进,在世界范围内,经典文学的价值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冲击,经典文学价值受到怀疑,尤其是现代文学的珍贵遗产面临着种种挑战。有的作品,曾被看作经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退出经典行列。先前没有看在眼里的顽石,后来可能发现竟是一块美玉。冰心写作80多年,但直至文革,她所提倡的爱也一直没有真正被我国的主流社会认同,而是被贬低、被歪曲成“资产阶级思想”、“闺秀文学”,打上了中国战争年代、阶级斗争年代的极左的烙印,时隔近一个世纪,这些错误的观点仍然在当前的一些教科书里出现,影响着当代和后代人对冰心的认识。特别在物欲横流的当代,笔者认为有必要澄清认识,肯定冰心之爱的人性关怀的积极的现实意义与价值。


  一、冰心的人性化选择体现了人类永恒的高贵理性和伟大力量。


  从五四时期开始,冰心就致力于在无视人的权利的封建专制历史语境中,以其爱的讴歌和美的播种,在儿童心中培养起对人的肯定、尊重和对人类的热爱。她选择了儿童作为她的主要读者群,倾心于向儿童传播爱的哲学。这不仅出于她对儿童的爱,更重要的是源自她对于社会与人生问题的深刻思考。任何时代,儿童都是人类的未来。只有人类共同选择爱作为其根本性存在方式,人类才可能和谐共处,才可能有共同的美好未来。“生命中何必有爱,爱正是为这些人而有!”“莫道万里外的怜悯牵萦没有用处,‘以伟大思想养汝精神’,日后帮助你们建立大事业的同情心,便是从这零碎的怜念中练达出来的。”冰心一开始“寄小读者”,就有明确的历史文化意识。


  “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冰心的这种带根本性的文化思考和抉择,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风雨曲折,如今愈加显示出人性的智慧之光和文化的恒久力量。徜徉在冰心的文学世界里,我们时时能够从那满蕴着温柔的至情抒写中,感受到这种人类理性的智慧和力量。同住一个星球的人类之间,理应选择爱与和谐共存,而不选择恨与共同毁灭。世纪同龄人冰心的选择,多么明智!


  接受美学认为:“文学接受既是一个连续不断的延续过程,又是一个不断变异与超越的过程。”冰心以其对正面价值的弘扬消融着一切隔膜、冷酷等人心障碍,她的“爱的哲学”是当下和平时代里精神领域急需注入且最可能获得成功的文化营养。


  文化与人类共生共存,精神文化更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雪松骑士勋章的授予,欧、亚、美洲各国人民自觉地把冰心的作品作为孩子的读本,这一部部写不完的对于冰心的“阅读史”,证明着冰心创作的丰富性、深刻性和永恒性。这是冰心对于人类精神文化的贡献,这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骄傲。


  二、冰心的文化经典是当代青少年构筑精神家园坚硬的基石。


  今天的时尚阅读是网络文学和快餐文化,文学的神奇魅力被日常性的消费文化所淹没,变得平庸无奇。尚未形成选择能力的青年学生,时尚阅读的吸引力大过经典名著的吸引力,共同的嗅觉反射不免使他们被流行文化牵着鼻子走。方便快捷与信息丰富的网络资源,使这个时代的青年阅读具有过度吸收与欲求不足的双重特征。其实许多中国隐性的传统文化都是通过文学传递给下一代的,文字阅读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


  中国儿童文学拥有着世界上最大的阅读市场——3亿少年儿童。但是现在占据我们市场的多是国外的引进版儿童文学书籍。在中国,《哈利·波特》销售了近600万套,其空前的销量越发映衬出中国儿童文学的尴尬:作家卖力地创作,出版社挖空心思地宣传,但与小读者却是日益疏离。


  《中华文学选刊》、《中华少年写作精选》主编王干曾分析:“中学生对当下文学的冷漠可能与他们创作的内容和风格有很大联系,当下文学创作灰色和欲望的主题比重偏大,装腔作势的语言探索过多,缺少“健康引导”和“贴近”,处于“花季”的中学生更注重文学中的理想精神和乐观主义精神。”而冰心的儿童文学经典中所充溢的一种贴心的温暖和积极向上的人生精神与中学生的理想追求是一致的,并且其中蕴含着很多丰富的、中国传统的、古典的文化。青年学生是精神的漫游者。我们要给他们创造机会在某个坚硬的地方停下来,以文化经典作为基石,构筑自己的精神家园。


  如何使冰心儿童文学文本重新回到我们少年儿童的书桌上,如何使我们的儿童文学如当初小读者们对冰心作品的狂热追捧一样受到关注,是我国儿童文化商品市场的经营者和参与者应认真考虑的事。


  “世事沧桑心事定,胸中海岳梦中飞”,无论世纪风云如何变幻,人道主义受到怎样的批判、践踏,冰心始终不能停止对爱与美的理想的讴歌与追求,并为此坚持了一生!这种以不变应万变的大智慧,这种对于人生终极意义的大彻大悟,这种执着的人道主义理性选择,都使她的创作超越了文学价值,而具有深刻的人类精神文化价值。所以,冰心及其儿童文学作品所被赋予的经典形象不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越来越渺小,而是越来越高大,“随着历史的发展向上升华为后代文化的太阳”。


  黄俊亮,教师,现居湖北武汉。

100%安全可靠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 不成功全额退款